阿闲_

私を殺せるものは私だけだ。

隔壁那小哥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跟打了兴奋剂似的一小时前开始到现在嘴就没停过。
在唱歌。

很吵。

我不开心的时候讨厌一切让我没法无视的声音

其实脸在我这不代表一切,虽然他长得很符合我的审美但是,我讨厌吵闹的家伙。

如果听觉可以手动关闭多好,不想听声音的时候就关上,由他吵闹去烦不到我就一切都好。

……

虽然一切都好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我还是觉得很难过,觉得不满足。偏偏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什么不满。

今天想早睡。


想了想……蛮羡慕那些嗯怎么说呢……性格外向能跟父母长辈开玩笑的那种人的。

我家什么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能表达出来的那种“清楚”。毕竟是生活了快二十年的环境,虽然一直看不惯,但要说问我想要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样的才算好,我绝对答不上来。

偶尔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热爱反抗奴隶主并且只要动作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就不会受惩罚的农奴(笑


劳资踏马都逃了这么远但还是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东西被“奴隶主”捏在手里。就像那个翻不出佛祖手掌心的猴子一样,本以为能够逃脱。

啧,毕竟就是按照那样教育的啊。一不留神就会被“本能”拖回那个费尽心思想要逃脱的框架里去了。


如果生孩子之前可以问问ta本人想不想出生就好了。

如果能再选一次的话我选择死亡。

评论(1)

© 阿闲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