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_

私を殺せるものは私だけだ。

失眠了

想吃咸咸的肉包子,日本的便利店的包子太甜,那一层薄薄的皮软软糯糯的、太甜了。
想吃肉包子了。

“梦到”自己遇见了两只猫,一只叫太宰治另一只叫织田作。他俩啊,就爱凑在一起,一只爱闹另一只陪着他闹。只带回家一只,要带走的是那个宰,织田作指定默默地不做声,宰也不反对,就好奇地去新家逛逛,逛完了无聊了就开始想织田作,没人给他们重新凑在一起他们就这么想着对方,毕竟一个在小小的笼子里另一个在大一点但也是笼子的“笼子”里。
要一开始带走的是织田作,那乐子就大啦。毕竟太宰治总能找到办法让你把他也一并带走。那样就不是只带走织田作而是两只都带走啦。然后他们进了新家就习惯习惯环境然后继续开开心心地一起生活。我不忍心把他们分开,也不想。

然后清醒了一点意识到自己还没有猫,甚至还没去看猫……瞬间就全醒啦。
未知的事物总是很吸引人去想象的。
我就在想自己会遇到怎样的猫,又会在里面选择带哪一只回家?带回家之后能养多久?
我是真的喜欢猫啊。

评论

© 阿闲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