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_

私を殺せるものは私だけだ。

中午去了附近的小公园。开始坐在长凳上看书。等孩子们去旁边玩之后就偷摸去荡了会儿秋千。
绑着座椅的铁链有些锈,荡起来会有很小的嘎吱嘎吱声。
即使是被树围出的天空,也让我有些怀念。
在我小幅度荡着秋千看天空的时候,感觉到了视线。一低头,是那两个孩子里的女孩。她就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因为我占了秋千(虽然有俩),还是别的什么。
父亲在女孩身后照看另一个男孩,倒是没注意我和她。我不知道能怎么办,只好撇开头。但过了一会儿回头,那个女孩还站在那里。
这次我发现那位父亲开始注意这边了,就拎起地上的书包离开了。
我离开小公园时,孩子们又玩在了一起。

【织太】魔王城堡历险记β世界线x(上)

太宰和织田作准备去探索传说中的魔王城堡。


0922重修了一遍(字数又增加了(我去写后面的了


1922设定

感谢太太的设定授权! @鸟形瓷器 

OOC全是我的锅,尝试发糖,然而没有糖不过也没有什么刀(大概

这个织脑内活动非常多(侧面显出了我的话痨(五千字了才写了个开头(

没写完就发是因为想被太太评价!不知道我这样写能不能看(瘫

以及……小奶狗好难写啊啊啊啊啊

我流奶狗就是心理活动多得一笔然而表面十分淡定,虽然能看到尾巴摇得很欢(想给这个织加条尾巴(但没想好理由(

角色属于朝雾老师


虽然是之前那篇的总集篇,但是因为人设不同...

我爱T宝呜呜呜呜呜呜(比❤

明天就开学了今天浪不了了等周末开搞各种被我搁置的计划√
说是开学其实也就明天一天课23333感谢学校周五开学!!!

——

我喜欢今年的日语老师!希望明年还是她班的qwq

这学期好多概论课,也有好多报告要写演讲要讲(太宰吐魂.jpg

昨天失控和妹子聊了很多。
基本上是我在说她听。
但和G不同,她多少会给我点反馈,或者没太大卵用的小鸡汤。而不是一个表情包和两个字。

当时在想果然还是喜欢她吧。

面基那天,在我和她朋友独处的时候——她去接人了——特地发消息说,觉得尴尬的话玩手机就好了。
不过我最后和那个妹子稍微聊起来了(๑>ڡ<)☆
看电影的时候我因为剧情不太舒服,她打字给我看说,对不起我忘了你的情况,要不我陪你出去?
我后来说没事你们先看,我出去走走。
那天本来她计划先走的,我家就直接晚上往珠海去。结果反而是我很早就要离开了。
以及她送我去车站的时候,我让她把我的伞拿走,因为外面下雨了。面对她的不情愿,发动了哀求的狗狗眼神(什么鬼x),成功!
后...

准备开启几天的快乐肥宅生活。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快乐”。

再多等我几天吧,等我重新能感觉到“开心”之后,才可能写出来什么东西。

我真的好累啊。

——

考虑换医生中

果然我讨厌接近男性。

——

被朋友安慰到了。

重新开始玩游戏x

虽然这点小光点不太起眼,但我确实是靠着它们才撑到今天的。

以及,我大概,又想当然了。

即使只是朋友,不适合就是不适合,还是不要勉强自己最好。

不过也是啊,我指不定哪天开始就学文野宰去花式自杀了,有个亲友可不太好。不过在我开始之前,大概会作不死就往死里作的折腾那些靠近我的人直到他们选择离开我吧。

以前也做过只是目的不同罢了。


不过我和那个朋友不一...

诗歌征集

@刀与枪与麦田

夏日之空

1

蝉声阵阵
晴空万里无云
麦田中的麦穗还泛着青绿

他脸上扣着本书
躺进树荫

坠落
同困意前往意识深处

或是一秒 或是万年
深渊中的那人有一头白发

2

七夕夏夜风凉爽
一对璧人赏烟花
白无垢在百花色中抢眼
黑正装与之最为相配

一瞬绽放便消逝的烟花
不敌你唇间一抹怀中几缕红

——

写了跟不写没差的解释:
1是现代背景,狡哥崩了老师后逃亡途中

2是我的艺伎梗→ http://conassy.lofter.com/post/1dd2f673_ad26375



——
没啥了我真的憋不出来东西了(

为表我确实在写总集篇的一张截图……
右边那个是本篇的字数。

其实黑时宰那本没看完……来回八小时的飞机上我睡了六个小时左右,只看了三分之一。
今天又静不下心看日文,就找了翻译版来看。
看完就迫不及待开始写了。

下周争取写完吧(flag迎风飘起x

曾有好几年,我都有横抱住一个孩子的触感残留。

孩子独属的高体温、被柔软的肌肤包裹住的脊椎、和一点点的依赖。

但实际上我从未那样抱过我的亲生小弟,只记得有过一次虚扶他后背的触感。


第一眼看我的孩子总会害羞或害怕地躲回大人身后,无论我怎么摆笑脸都不肯接近我。但若是接触的多了,反而会黏上我。那时候我倒有些不适应了。

孩子的喜欢太干净了,但他们的情绪也太多变了,倔起来的时候根本说不清理。

所以我是真的不喜欢孩子啊。

我呀,想要个墓。
能有个人想起来就去看看“我”。
但又想我那时候都死透了,谁去看我我也不知道。
还是算了。

我不想被丢下啊,孤零零被留在这个世界上对我真的太残忍了。
或许我哪天会比他们都要早离开吧。

不过不是现在啦。


——

或许走到火山中心熔化在岩浆里面也不错,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到走到那里面。

那样就不会有人再找到我,也不需要谁来帮助我收尸了。

在收藏夹里意外翻到了小野大辅朗读的一段人间失格。
是叶藏感叹人的不幸后,开始药物上瘾的那一段。

“……没有那个药我就没办法好好工作。”
“……用了药之后,我最近好起来很多对吧?”

我想到了我的现在,没有药我就会崩溃。表面看起来精神没太大问题但内里还是在依赖着药效,所以还是需要继续吃药。
周四告诉了医生自己情绪糟糕的时候,没有来自他人的同情和安慰就感觉要活不下去。
他说我这是依存症。具体依存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依存这个词。

这周开始没有再依赖那个不安时吃的药了,也没有继续开。情绪就不上不下卡在平平淡淡的阶段,上不去也下不来。
但闭上眼还是各种穿透自己的利器以及四处飞溅的黑血。没有尸体,也没有伤痕。只是单纯的,...

© 阿闲_ | Powered by LOFTER